「大神分享」《草根春秋》第一章第二章第二十四部毕业与劳动培训

 admin   2024-04-01 15:03   8 人阅读  0 条评论

汾阳中学前身明义中学正门。


1967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第二个年头,我们在汾阳中学学习了三年,按照惯例,三年之内必须中学毕业,继续读书。然而,当时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全国各地都陷入两派斗争之中,两派斗争,各级领导基本瘫痪,无人能出其右。任何事物。由于我们对学生的毕业非常感兴趣,所以毕业是不言而喻的。当时我只是说我要退学先回家了。


在本阳中学学习、生活的三年,在一个人的历史长河中说长不短,说短不短,而三年在人生的长河中转眼就过去了。正常上课时间只有一个学期,文革爆发后,学校一片混乱,和很多农村人一样,放羊无人管。所以我想,如果没有文革,很多人的经历还是会被改写。文革之前,还是人们可以学好数理化、无所畏惧地走遍世界的时代。如果你有真正的才华和实践知识,你就可以走到哪里,就可以运用你的技能,实现你的理想和抱负。不像现在,学好数理化还不如有一个好爸爸。


虽然我在汾阳中学三年的学习和生活时间只有一千多天,但在我漫长的人生历程中,她给了我很多好处,给我留下了无尽的回忆和许多的思念。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一位宾夕法尼亚中学学生对当时母校的零碎感想。


思绪的闸门一打开,我不禁回想起即将离开学校的时光。当时,学生们在彭阳中学三年的学习已接近尾声,日日夜夜陪伴在他们身边的同学也即将散去异地。同学们纷纷告别,互相加油,互相鼓励,道别。


记得准备了一个笔记本,记录下当时同学们热情洋溢、热情洋溢的告别语。当时我班有56名学生,其中有30多个给我留言,大部分都是鼓励的话,积极的话语,不断完善自我,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


我的一些女同学也给我留言,我记得留言的女同学中有我的女儿王忠莲,当时她是汾阳县委书记。王忠连同学是晋南闻喜县人,跟随父亲工作来到汾阳。她是时任汾阳县县委书记王靖康的二女儿,大女儿名叫王中平,也在汾阳中学高中就读,大概是三十七年级。我记得王忠连是我们班唯一会说中文的人。虽然她是现任党委书记的女儿,但她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像普通的同学一样,根本没有动用权力。这是值得称赞的。时光荏苒,半个世纪过去了,快五十年过去了,不知王忠联老师是否还记得在汾阳中学92班读书时的往事记忆。


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来回了七八次,我已经找不到一些当年年轻热心的同学们的豪言壮语的笔记和旧资料了。如果你在的话,时不时看看我们年轻时那些炎热的日子里留下的激情的话语和誓言,它们也值得回忆,很有趣!


看来直到1968年学校才重新颁发了标志性的文凭。然而,它也在随后的几次运动中丢失了。


在本阳中学学习生活了三年后,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开始了生产劳动,农村人说修地如爬山。我去农村的时候大概16、17岁吧!


说“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可以进行大变革”。


但当时我还年轻,不明白其深层含义,每天早上早出晚归,按时作息,跟着团员学习劳动技能。


图片来自网络集体化期间工人工作照片


当时,我参加生产劳动时,被生产组长指派每天到现场,和生产组员一起学习、思考、锻炼。春天,我们有时会挖地、砍树桩、抱地、打结、拎便便、摊便便,有时还会把便便放在笼子里,用手摊开。它会变得陈旧且粘稠。它是糊状的,有臭味,而且闻起来很难闻。


那时正值春耕季节,早餐一般都是在地里准备的,吃饭时有水就洗手,没有水就搓搓手。我双手在泥土里来回拍打、抓挠,一做好就吃了,但手还是臭。


有时他们还得运输动物、拉耧斗菜和碾米厂。有很多头发和锄地。


网络图集体化时期,公社成员正在间苗、耕地。


夏天的时候,拔杂草,施肥,夏至过后就收割小麦了,当时还没有收割机,所以小麦都是靠手工收割的。当年收割过小麦的人都知道,每年的夏季正是最热的时候,当地农民有句俗话说“夏至时,麦根腐烂”。这意味着夏至后三天小麦就完全成熟了,此时正是收获的时机。


那时收割小麦,一般要凌晨四五点起床,一直干到晚上七八点,干完一天,骨头都快骨折了。


而且,那天也是夏季最热的时候。经验丰富的老农民说,收割小麦的时间是中午。那时,麦秆在阳光下嘎吱作响。当锋利的镰刀掠过时,只听见镰刀割麦子的声音。”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大家都汗流浃背,滴着水。要是能遇到一个会割麦子的人就更好了,他们讲究回哥伦拜恩割麦子,从地的一端割到另一端,腰都没有挺直,汗水流满了全身。他们连身体都不擦,真的是满头大汗了。珍珠分裂成八瓣,人肉变成猪肉。这与中国“太阳鼠”白胜所唱的那首名曲非常匹配。《水浒传》压倒生日榜单“红日如火,田稻半枯”。


网络图集体化期间公社员割麦


互联网照片大麦作物


没有经历过麦子收割的人,无法理解这首歌的世界。我们也无法欣赏唐代诗人李绅在著名短诗《怜农》中的诗句“辛苦吗?”这就是辛苦的样子。


收割完小麦,下一步就是打谷场。由于当时没有打谷机,人们大多用牲畜拉着大磨石在麦田里碾碎小麦。粉碎小麦后,用风机粉碎小麦。为了把扇扇扇干净,当时的扇车还没有电动化,也没有机械化。我是手工做的。风扇车是用手驱动的。看似简单,但如果你是一个不懂技术的人,不懂扇车,车扇车的技术要领就是风强还是弱、扇得好不好、手停不下来。拿着扇子的老手前腿一弯,后腿一踢,一只手搭在了背上,他们大多都脱了衬衫,脖子上还围着一条双层手帕。裤子是直筒、阔腿、宽腰,多为黑色,腰带是白色布料,所以穿上后,将前面折起来,用布带系住。如今,孩子们只在电影或电视上看到它。


老风扇车


网络图片以前,农民用扇子扇庄稼。


年轻人比较好奇,想尝试一下!初学者一路上用扇子把玩,但由于风强或弱,不可能把麦子扇干净,有些人甚至不再用手了。俗话说,老兵行动,一人胜两人。事实上,这两个都不是前两名。老手站在扇车前,弓着前腿,踢着后腿,安静不紧不慢,一只手时而放在腰上,时而放在背上,另一只手上下上下移动。花,只听见轰隆隆、轰隆隆、甚至旋转的声音,只听见扇龙嘴里的麦子嘎嘎地落在扇车前,只看到里面的杂质和灰尘。麦子被扇子上的风吹得越来越远。


随着风机车前的小麦堆不断增大,所需的空气量也会不断增加。这需要两个人来完成。


站在那里的两个人,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和谐、紧张、秩序井然,光是看就让人目眩、目眩。


此时,扇车的人真是满头大汗了,水从身上滴下来,他连汗都没有来得及擦。当时的场面真是紧张又美丽。


如你所知!车上有两个人在扇风,一左一右,一左一右,另一个穿着后三鼻子的黑布鞋,穿着黑白大裤衩。赤着上半身,皮肤发黑,后背布满了汗水,头上的汗珠不断往地上掉。汗水顺着我的背流下来,顺着裤子,顺着裤子和大腿,流到地上,把大地都浸湿了。


这时,只听见扇形隆隆、隆隆、隆隆、隆隆的巨响,扇形口中的小麦发出掉落的声音,扇形车前的小麦堆了起来。从小到大,像一座正在生长的小山。看起来像一座小山。从扇车门口掉下来的是辛苦劳作的麦粒。随着风扇车的摇晃,一阵大风吹来,吹出来的杂质和灰尘就像一条滚滚的黄龙一样飞走了。


这项工作需要多人配合,需要两到三个人清除盘车前部的麦堆、杂质和灰尘,需要两到三个人用簸箕将磨碎的小麦运送到仓库。平底锅。卡车上倒垃圾的人或者风扇车上推簸箕的人都过得很辛苦,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在关键时刻伸个懒腰,把簸箕一一扔掉。


简单来说,扇麦就像一场战争,不仅要大家努力工作,还要互相配合、互相照顾。虽然我满头大汗,满身灰尘,但看到堆积如山的麦堆和丰收的果实,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秋天更忙,春种一粒粟,秋收万粒。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各种粮食、蔬菜、棉花等都在成熟,因此秋天的工作更加艰辛和艰巨。


冬天,他们忙着建设农田基础设施、积肥、浇水,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反正一年到头都没有闲暇的时间。


那时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有活力,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敢做。您可以跟随马车,学习耕种田地,使用柴油动力水泵浇灌田地等等。剧组麦田里的一个灯泡坏了,我记得必须爬上5、6米高的电线杆才能更换。那时的劳动虽然单调、枯燥、艰苦,但却锻炼了你的意志,强健了你的筋骨,对你以后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长久以来,时光如水。机缘巧合,我从宾阳中学毕业开始参加制作已经快五十年了,回想起那时的情感和场景,真是感慨万千。


本文地址:http://0769tijian.com/post/4321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